锡林郭勒盟行政公署
高级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 > 公众留言

留言回复情况

来信主题: 关于老百姓分不到草场问题 来信时间: 2019/09/27
来信人姓名:
来信内容: 敬的盟委领导:反应人:宋庆花,女,汉族,牧民,1952年8月25日出生,身份证号152525195208251020,现住东乌珠穆沁旗嘎达布其镇巴彦吉拉嘎嘎查65号,电话13484799195。反应人:王力江,男,汉族,牧民,1970年2月21日出生,身份证号152525197002211014,现住东乌珠穆沁旗嘎达布其镇巴彦吉拉嘎嘎查110号,电话15249524148.反应人:王利海,男,汉族,牧民,1971年7月15日出生,身份证号152525197107151011,现东乌珠穆沁旗嘎达布其镇巴彦吉拉嘎嘎查65号,电话15247917730。反应人:王海燕,女,汉族,牧民,1978年2月8日出生,身份证号152525197802081027,现东乌珠穆沁旗嘎达布其镇巴彦吉拉嘎嘎查65号,电话15849920299。王林是1966年响应党的号召从锡林浩特下乡到东乌珠穆沁旗嘎达林是1966年响应党的号召从锡林浩特下乡到东乌珠穆沁旗嘎达布其镇巴彦吉拉嘎嘎查的知识青年,下乡两年后与妻子宋庆花(1952年8月25日出生,汉族,原籍,宁城县,后随父母移民到东乌珠穆沁旗嘎达布其镇巴彦吉拉嘎嘎查,并在此长大成人)结婚,婚后育有二子一女。下乡后,我们与牧民老乡同吃同住,同劳动,专心从事牧业生产,对我的吃苦耐劳,牧民中有口皆碑,说我已变成了地道的牧民,在此期间,我经常被苏木和嘎查抽出干零工,大约是1985年苏木成立了一个打井队,将我抽出参加了打井队,打了一年井后,打井队全解散了,我又开始干零工。我下乡时户口就落在白音吉拉嘎嘎查,成家后全家人的户口都落在该嘎查,是真正的嘎查牧业户。1983年东乌旗实行草畜双承包责任制,嘎查里的牧户都承包分到了草场和牲畜,唯独我们一家一无草场,二无牲畜。我们找苏木、找嘎查,他们都以我曾参加过打井队不属于嘎查的人而推拖。就这样,我全家人眼巴看看别人发家致富,只好以给别人打零工来养家糊口,以后,苏木和嘎查又曾两次调整草场,我们多次去找,找苏木,苏木以“你们户口在嘎查归嘎查管”为由往嘎查推,找嘎查,嘎查又以“你曾参加过苏木打井队我们没给分”为由推到苏木,就这样我们当成皮球一样地踢来踢去,草场的问题一直不给解决。按理说,我们家五口人的户口都在白音吉拉嘎嘎查,并且一直到如今也没做过任何有关户口变更的事,如果说我曾在苏木打井队待过,划分草场和承包牲畜时没考虑到给忘了还能解释,更何况王林当时在苏木打井队干了一年,挣的也是嘎查的工分,劳动报酬也是在嘎查领取,实际上仍是嘎查的牧民,也并非国家或大集体职工,嘎查却以此为借口,根本原因就是要私分应划给我们的草场和牲畜,希望领导重视,只求分给我们应分到的土地。
处理情况
回复单位: 东乌旗人民政府办公室 回复时间: 2019/10/14
回复内容: 关于《给我们应分到的土地》的留言已收悉。经旗政府组织嘎达布其镇人民政府和旗林草局进行实地核实,就反映人宋庆花、王力江、王利海、王海燕等4人的诉求,嘎达布其镇巴音吉拉嘎嘎查分别于2011年6月8日和2014年3月24日召开两次牧民大会专题研究宋庆花等4人申请草场承包经营事宜,均未同意宋庆花等4人的草场承包经营申请。目前,正在进一步协调解决,待有处理结果后及时通知反映人。如果反映人对处理结果不服,可通过法律途径依法进行维权。
回复附件: